丝瓜向日葵视频 app吧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玄幻之神级帝皇系统最新章节!

“怎么?井月寒与方师弟有旧?”

柳惊鸿不答反问道。

方妖孽笑了笑,“我与她倒是不熟,不过井月寒与苏寒此子的关系倒是颇为亲昵,毁了她的火种,我怕苏寒此子不会就此善罢甘休。”

“大哥,苏寒已经凝练了黑色废丹,从此之后武道无望,现如今更是被捉去了北域苏家,就算知晓此事,又能如何。”

方鸿笑道。

“井月寒本与显丰有了婚约,却又在外与人纠缠不清,于青龙学宫内也是张狂的狠。

那日我忍不住出手教训,只是下手重了些,打碎了她的火种。”

柳惊鸿淡淡的笑道:“如果苏寒愿意为她出头,我倒是很想试一试,击败青州行走,是一种什么滋味。

只可惜,他正如方鸿所言,如今只怕没有资格再出现于我等面前了。”

“已有婚约,又与其他男子纠缠不清,的确该教训。”

詹台青玄若有所思的点点头。

雪地长发美女捂嘴甜美清新迷人图片

柳惊鸿朝她笑了笑,目光突然落在苏寒身上:“我听父亲说,刚刚给了一枚上品灵币,当作贺礼?”

上品灵币?

几乎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,就连方妖孽的神色也微微有些变化。对他们来说,一枚上品灵币的价值,也不能等闲视之,在场之人里,恐怕除了普航大师因为年岁较高,可能积攒了点身家,其余人哪一个不是得了修行资源就立马用掉了

就算是普航大师这种老资历的武尊,也很难积攒下一枚上品灵币的身家。

是以听到柳惊鸿的话后,众人都有些震惊的看向苏寒,难怪苏寒可以坐在这里,原来是给柳家送了如此厚礼!

“正是。”

苏寒微笑着点点头。

“此人到底什么来历?”

“真是无门无派?出手为何如此大方?”

“身上的气息似乎只是涅槃境,哪来的上品灵币?”

众人的神色都变得颇为古怪。

柳惊鸿眼中闪过一抹精芒,微笑道:“阁下倒是有心了,不过一枚上品灵币可不是小小钱财,以阁下的修为,不知是从哪里得到的这枚上品灵币?”

“路上捡得,见柳家大喜,便想来凑凑热闹。”

苏寒微笑道。

众人哪里会相信这种拙劣的谎言,不过柳惊鸿的话倒是提醒了他们,苏寒既然能拿出一枚上品灵币,一定还有更多的上品灵币!

“不会是盗了哪位武王的墓吧?”

方鸿若有所思的看着苏寒。

“阁下能来参加我弟弟的婚礼,我是欢迎的,但阁下若是另有所图,我希望阁下可以开门见山。”

柳惊鸿道。

“还是被柳姑娘看出来了,我此次的确是想从柳家求一样东西。”

苏寒轻轻叹了口气。

“什么东西?”

柳惊鸿笑了笑,“只要价值不高于上品灵币,我会考虑。”

“等婚宴结束后再说吧,现在说这些不太合适,我倒是有几个问题想问问柳姑娘。”

苏寒笑了笑。

柳惊鸿微微一怔,随即淡笑道:“请问。”

如果不是这枚上品灵币,她堂堂武尊境强者,如何会与一名涅槃境武者交谈?

在她看来,苏寒所求之物,极有可能是柳家的功法!

否则柳家还有什么东西,值得让人花一枚上品灵币来讨好?

念及此处,柳惊鸿眼底深处闪过一抹淡淡的嘲讽。

换另外一个有点背景的武者前来,或许再加点上品灵币还真能买到五品功法。

可若是毫无背景,那就是异想天开了,柳家根本不会予以理会!

“柳姑娘出手毁掉井月寒的火种,是不是得了显家的指使呀?”

苏寒微笑道。

此言一出,众人的眼神均微微一变。

“这不是该问的。”

柳惊鸿淡淡的看着苏寒,“与井月寒有旧?”

“只是好奇罢了,柳姑娘前脚刚毁了井月寒的火种,后脚柳家就与显家联姻,无法不让人产生遐想。”

苏寒微笑道。

换做另外一个场合,柳惊鸿也许已经出手镇杀了苏寒,可今日是柳惊蛰的大婚之日,又有普航等人在场,柳惊鸿只能按捺住心中的怒意。

“婚宴就要开始,诸位请吃好喝好。”

柳惊鸿笑了笑,不再理会苏寒,与方妖孽等人打了一声招呼后,便起身朝柳腾威夫妇二人所在的方向走去。

她一走,方鸿就忍不住皱眉朝苏寒道:

“阁下,今日是柳家大婚之日,阁下说的那些话,可不太适合。”

“只是心中好奇罢了,不过看柳姑娘不想回答,这其中必然没那么简单啊,诸位难道就不想知道吗?”

苏寒笑道。

方妖孽冷哼一声:“不要忘记的身份,柳家的事,外人胡乱在背后嚼舌根,容易失去口舌。”

苏寒笑了笑,不再言语。

众人见状,也不再理会苏寒,在他们看来,苏寒可能是摔坏了脑袋的武者,才会拿出一枚上品灵币当贺礼。

也可能有其他目的,不过一个涅槃境,能翻起什么大浪?

随着一盘盘山珍海味送上桌来,婚宴也开启了。

新郎新娘在走了仪式之后,便被柳腾威夫妇带着向众人陆续敬酒。

柳惊鸿跟在他们后面,脸上挂着淡笑。

敬酒环节一开始,立马有人来到苏寒这一桌,他们的目标自然是方妖孽等人。

倒是苏寒一人独坐,没人敬酒,显得有些凄凉。

“杨兄,先前多有得罪,小弟这杯酒敬。”

木青衣不敢跟方妖孽等人搭话,而是端着酒杯来到苏寒这边。

孙日晨有些犹豫的站在不远处,朝此地张望。

“客气了。”

苏寒笑了笑,端着酒杯与木青衣碰了一下,恰好就在此时,柳腾威一行人走了过来。

“此人为何是断臂?今日大喜,残缺之人来到婚宴上,只怕有些不吉利!”

新娘身后跟着一名老妪,正是显家的武尊境强者,她一看到苏寒空空荡荡的右臂,脸色徒然一变。

木青衣握着酒杯的手顿时僵硬住了,退也不是,进也不是……

“呃……”

柳腾威脸色微微一变,随后看了柳惊龙一眼。

柳惊龙见状,连忙跑到苏寒身边,低声苦笑道:

“杨兄,能否请暂且离开一下?”孙日晨听到这话,脸上顿时扬起了一阵幸灾乐祸的笑容,心中暗自庆幸自己没上前敬酒。